来院路线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来院路线 >

并不单只是私家车

来源:http://www.wuliaoa.cn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17-11-08 18:08 浏览 :

就征收拥堵费本身,广大车主并没有意见,花钱买畅通。车主关注焦点在于,拥堵费征收能否做到平等对待每一辆车、每一个人?造成城市拥堵,并不单只是私家车,还有公务车、出租车以及公交车。争议较少的做法是:除公交车、出租车、特种车辆、合法的残疾人车辆外,其他一切车辆都要收取交通拥堵费,一视同仁。

新能源车能否进入免征名单,也是焦点之一。消息称,北京会效仿伦敦做法,对新能源车免征拥堵税。而伦敦对电动车、碳排放低于75g/km以及满足欧五排放标准的环保车型均免征拥堵费。这一举措旨在鼓励和推广新能源车,改变汽车结构,牺牲一部分的畅顺性,以求得排放进一步降低。

话说回来,新能源车能进入“免征”名单,旧有的优惠政策又没有取消,那新能源车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将不低于传统汽车,充电和续航里程的焦虑,会被抵消掉。

香港:不征收。昂贵的养车费用和便捷的公共交通形成鲜明对比,居民多地铁出行。

是指对特定时间驶入特定区域或特定的汽车,征收特别的费用。本质上,是一种交通需求管理的经济手段。一开始,征收拥堵费,是为降低交通拥堵。随着环境日益恶化,又承担起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重责。全世界范围内,有多个国家的多个城市征收拥堵费,中国远不是第一个。

北京“拥堵费”之所以被广泛关注,是因为北京拥有大量的公务车。由于是由公共财政支持,不管拥堵费多高,公务车都照开不误,因此成为征收拥堵税的最大受益者,受伤只会是普通车主。将公务车全部取消并不现实,公务车改革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。折中方法是,严控公务车数量,规范使用流程,否则征收拥堵费带来的交通通畅,会被公务车吞噬掉。

东京:不征收。汽车都是周末使用,平时上班就算开车,也找不到停车位。

不过,免征拥堵费是有代价的,国家和地方对新能源车的财政补贴将进一步降低。同时,新能源车或许不再可以享受上牌方面的照顾。假如北京新能源车要和普通车一样参与摇号,那会进一步打击消费者的购买积极性。

伦敦一度被列入征收拥堵费成功的城市之一,收费之后,伦敦行车速度一度从每小时8.69英里增至10.56英里。但好景不长,四年后又回落到每小时9.32英里。排放方面,部分环保学家追踪的结果是“效果几乎没有”。

毋庸置疑,征收拥堵费是一种手段,治堵和治霾才是目标。新加坡和斯德哥尔摩是公认征收拥堵费成功的两座城市,表面看是拥堵费缓解了交通,实则不然。开征拥堵费同时,还大力建设地铁和轻轨,将公共交通与住宅、工业区以及商业圈相匹配,同时倡导绿色出行。新加坡大部分学校距离住宅区没有超过500米,斯德哥尔摩有68%的人选择步行或汽车上班。更为关键,新加坡人口543万,斯德哥尔摩则只有80万人,与国内一线城市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荷兰:荷兰通过gps采集汽车行驶时间,结合道路拥堵情况,计算出每辆汽车的实际缴税额。其基础税费为0.03欧元每公里,吨位、排量越大、交通高峰时段出行都会抬高税费,税费通过车主银行进行划扣。公交车和出租车不包括在内。

新加坡:新加坡1975年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实施拥堵税,并一直持续至今。最早,车主要提前购买通行证,才能在早晚高峰将汽车驶入市中心。1998年改成自动收费系统,当经过电子收费系统时,收费器就可以自动扫描扣费。除公交车之外,所有车辆都必须缴纳拥堵费没有例外。

新加坡:交通管理局会根据车流量调整收费标准,每车次收费多为0.5元至3元新币。

罗马:高度限外。罗马不让外地车辆进城,只有8座以上巴士才能缴费进城。罗马治堵方式类似于休克疗法,拥堵、交通设施少、停车位贵等造成用车不便,吸引市民达成公共交通出行。

伦敦:征收。伦敦交通局称每天进入塞车收费区域的车辆数目减少6万辆,废气排放降低12%。但也有报道称,伦敦目前拥堵已经回到收费之前。

香港也没有收拥堵费,主要源于香港人公交地铁出行意识强烈,一是地铁准时准点且便宜,二是香港闹市区停车位少且收费高。香港家庭极少购买汽车,就算购买平时都放在车库,周末才会使用。

日本早在1968年便提出征收拥堵费的设想,但因其效果存在疑问、替代公交设施未完善以及私家车用户强烈反对等原因而未能实现。1973年后,由于新干线和地铁取得进展,日本人出行更多选择公共交通,拥堵税方案不了了之。

温哥华:不征收。市民一致反对,因为公共交通系统还未发达到足以应对急遽增加的人流。

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长青认为,即使车辆绝对数量逐步增大,拥堵费也可以充分发挥效果。但他同时认为,拥堵费推出同时应该明确调整甚至取消的机制。拥堵费可与国际原油价格挂钩,国际油价大涨且长期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就应调低或取消拥堵费,反之则可以调高。他还建议,拥堵收费必须花在公共交通和环境治理上。公共交通包括新建或扩建城市道路,扩展现有公交地铁体系,安装先进的收费系统等。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,一旦开征,车主每年要额外支出1万元的费用,扣除节假日,每天拥堵费约为38元。

治理雾霾人人有责。日前,北京交通委明确表示,2016年将研究试点征收拥堵费,针对小客车、机动车实施更加严格的限行措施,通过停车综合治理等措施缓解拥堵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传说中的拥堵费正在变成现实。消息一出,迅速成为全国车主新的烦恼和担忧。如何公平对待每一辆车?收费多少合理?能否有效治理拥堵与雾霾?新能源车是否免征?这是所有车主最为关注的四个问题。要准确回答这些问题,得等到北京开始试点之后。在北京揭开谜底之前,国际上有多座城市有丰富的“拥堵费”处理经验,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。

里斯本:公交车也缴费。里斯本市中心有两个老城区禁止除本地居民之外的汽车通行,其余地区征收拥堵费。征收对象是所有“进入市中心的车辆”,没有私车和公车的限定。

拥堵费收多少?这确实是一个问题。收费偏低会直接免疫,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。收费偏高容易导致豪华车大行其道,畅顺的交通为富人专享,引发社会不满。考虑到政策的可持续性,定价不能一成不变,而应与国民收入增长和物价指数挂钩,弹性调整。

事实上,近十年来,世界上多个城市和地区都讨论过拥堵费,除极个别外,多数未通过。另有数据显示,北京目前的公共交通分担率仅为44%。每到早晚高峰期,公交车和地铁人满为患。收费同时,确保市民能够快速便捷地转乘公交地铁,是必须正视的问题。

伦敦:5英镑1次,后来涨至8英镑。可在停车场、加油站、售货亭和邮局等专门设立的报税网点缴纳,也可以通过网络或电话缴纳。如需要经常开车进城,还可按周、月或年缴费。

伦敦:从2003年开始伦敦对市中心的车辆征收道路拥堵费,周一到周五的早上7时到下午6时半,普通轿车上街要缴纳费用,出租车、警车、消防车、救护车除外。不但针对英国国内的达官贵人,连奥巴马专车也一样要补税。

上一篇:活动期间 下一篇:没有了